姓名學﹣先賢流下的瑰寶(一)

姓名學﹣先賢流下的瑰寶(一)

中國文字的創造,是由特定符號和思想結合而成,亦滲入卦象元素,所以每一個字元都擁有特定的玄學參數。

王充《論衡》: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,鬼夜哭。

此說當然有點誇張,但也表明『倉頡造字』是一項驚天地、泣鬼神的壯舉,更証明文字影響思想的威力。從結繩記事開始,人類已想盡辦法將思想、訊息及經驗,尋找以口述以外的途徑,互相交流、傳揚及保留給其他人,所以文字的創造,奠定中國文明的基石,前人寶貴思想、經驗、技術、理想等,藉著文字得以流傳及保留下來。

文字的『文』,與『紋』同:鳥獸身上的花紋,石器時代祖先已在山洞石壁上繪畫圖和紋,記載他們的生活及祈神情況,是藝術文明的進步象徵,文字是由圖紋而來,又如『天文』,是意傳天上無數星宿所交織出來的圖紋;如『日月』太陽和月亮光照一樣清楚的詞語,『文明』即是了解明白圖紋的意義,從而有了意會的思想,由實質形象推進到虛空感情的溝通。所以『文字』的『文』,充滿深層意義,每一個『文字』都帶有不同的資料訊息特質。

自上古至夏商時代,由甲骨文及銅器出土,記錄當時重要文獻﹣天文現象、卜噬、史料等,信史時代開始了,經周代到春秋戰國,中國文字仍處於混亂期,各國文字有大同少異的變化,但當秦帝國統一六國後,秦始皇詔令書同文,命令李斯創立小篆,也採納了程邈整理的隸書。宋宣和書譜:「漢初有王次仲者,始以隸字作楷書」。

西漢景帝時,大思想家董仲舒開始受到賞識,為公羊博士,其學以儒家思想為中心,雜以陰陽五行說,形成一套帝制神學體系,影響當時學術與政治深遠,易經陰陽五行為當時學子必修科目,易學占測更為文人雅仕之流行文化。而楷書標準筆劃寫法亦開始確立,文字五行屬性滲入卦象,漢字楷書流傳至今,並無太大改變,可見它的超然地位的原因。(當然新中國成立後而推行的簡体文字,失去了卦的部份,姓名學不取用)

到了宋代,蔡九峰編有《蔡九峰皇極八十一數圖》論筆劃之吉凶;但宋代以後,姓名學幾乎失傳或中止千年,及至日本維新時代中葉(1928年)的熊崎健翁,依據蔡九峰著作修訂新著《熊崎姓名學》於日本,再輾轉傳回中華地區。

 

迪雲.雜誌

 

Share